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家孩童萌萌哒

http://shop63303485.taobao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90后男生自费买耳机赠大妈让其跳“默舞”(图)  

2013-12-17 16:07:19|  分类: 社会新闻专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摘要]一些路过的街坊对着这群跳“默舞”的大妈们指指点点,还有不少人发出笑声。“跳个广场舞不放出声音,感觉好奇怪,好像看电视突然按到静音了。”

90后男生自费买耳机赠大妈让其跳“默舞”(图)

大妈们戴着耳机,安静地跳起舞来

90后男生自费买耳机赠大妈让其跳“默舞”(图)

何乾梁为大妈“试机”

90后“消声客”现身天河公园倡导“默舞”引出思考——

大妈戴耳机跳广场舞可行否?

近年来,遍地开花的广场舞因缺乏约束似乎演变为一种“社会公害”,公众诟病集中指向广场舞噪音扰民。为此,明年拟出台的《广州市公园条例》将规范广场舞,其中有关“限音量、限时段、限区域、限设备、开罚款”的条款引起较大争议。

如何在“不扰民”与“享权益”之间寻找平衡,给广场舞爱好者一个出路?上周四,星海音乐学院一名90后男生出现在天河公园,以免费派送“调频耳机”的方式,推广无声广场舞,发起维护广场舞大妈跳舞休闲权的公益行动。

事后,不少网友建议政府或公益组织出钱购买这种无声调频耳机,免费发给大妈,让她们戴着耳机跳舞。这样既能确保她们跳舞健身的权利,又不会扰民,达致一种双赢的局面。

文/羊城晚报记者李雯洁

图/羊城晚报记者汤铭明

1 戴耳机跳舞有些乱套

“这是在干嘛,跳哑巴舞啊?”上周四上午10时许,在天河公园湖心道路上,一群大妈正兴致勃勃地跳着广场舞,但奇怪的是广场上并没有任何音乐声传出。仔细一看不难发现,大妈们耳朵里都塞上了耳机,每人还配了一台收音机,或挂在脖子上,或别在腰间。一些路过的街坊对着这群跳“默舞”的大妈们指指点点,还有不少人发出笑声。

“跳个广场舞不放出声音,感觉好奇怪,好像看电视突然按到静音了。”有人嘀咕。

“跟着我,你们认真听耳机再跳。”

跳着跳着,队长英姐说话的语调突然“凶”了起来,其他姐妹似乎也感到这样跳舞颇别扭,她们的脚步越发不整齐了,有人左右摇摆,有人还在转身。有大妈的耳机掉在地上,不得不蹲下身来捡,一下子搅乱了跳舞的秩序。甚至有些人跳着跳着,生气走出了队伍,抱怨说:“怎么突然又没声音了?不跳了”

……现场有些乱套。

趁她们休息的空当,记者走近她们,一位姓何的阿姨主动说起:“戴耳机是因为不得已,怕有人投诉我们音响大。”

何阿姨告诉记者,自己来广州快5年了,最近孙子上了幼儿园才有机会每天早上来公园跳跳广场舞,“每个月只要交10元钱电费,便宜,又可以锻炼身体”,但她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讨厌她们跳舞,“嫌我们吵死了”。

英姐坦言,戴上耳机跳舞,多少对动作有些影响,“以后我会做一个布袋,把收音机放在袋子里。我也希望这样的跳舞形式能够得到支持,这样就不会出现噪音扰民的情况。”

2 灵感来自英语听力考试

“我们将收音机调到一个频道,大家就可以听同一首歌一起跳舞了。”英姐解释说,这不是她的创意,耳机与收音机是一名年轻小伙免费赠送的。她指着不远处一名男孩说:“他已经来公园和我们商量过好几次了,我们同意尝试,他就把这些都带过来了。”

据了解,英姐所说的这名90后男生名叫何乾梁,是星海音乐学院大二的学生,也是这次无声广场舞的倡导者。何乾梁说,此举的初衷非常简单:“我奶奶和妈妈在中山市每天去跳广场舞,我小时候也跟着她们去,我喜欢音乐歌舞,说不定和每天跳广场舞有点关系。”当他得知广州要出台“限噪令”后,“想到大妈们以后或许不能开着音响跳舞了,觉得她们被迫放弃这种休闲生活有些可惜,所以就帮她们想想办法。”

他所倡导的所谓无声广场舞,需要一个调频发射器,在原本公放的音响设备上插上这种发射器,音响播放的音频信号就会转换成无线FM调频信号发射出去,阿姨们再通过收音机接收。

“相当于给这些阿姨做了一个微型的独立广播电台,”何乾梁说,他的灵感来自英语听力考试,“英语四级考试的时候,大家都是用收音机、耳机接收,我就想给每位阿姨一个收音机,然后把调频器安在音响上,这样大家就可以不发出声音跳舞了”。

3 无声舞获街坊支持

在现场,记者利用手机上的分贝测试软件测试发现,广场舞乐曲通过音响公放时,在距离喇叭10米的地方测得音量85分贝,若附近的舞蹈队同时放起乐曲,噪声更大。而当阿姨们戴上耳机跳起无声广场舞时,在同样的距离测得的分贝数仅为55。“除了一点点脚步声还有拍手的声音,只要她们不讲话,几乎就听不到声音了,就跟夜晚的小区一样安静。”一位旁观的街坊说。

当记者与何乾梁交谈时,不断有市民向他打听:“你是发收音机的吗?”并称自己也是广场舞爱好者,希望买到同样的收音机,“我们也经常在天河公园跳舞,就怕以后说有噪音不让跳,想先买着。”

也有市民表示,可考虑将无声广场舞或者消声耳机列入公益行动,号召公益组织或者政府出钱购买这种无声调频耳机,免费发给大妈,让她们戴着耳机跳舞,这样既可以让大妈跳舞,又不会扰民,是一种双赢的局面。

微对话

“消声客”:为了公益炒作也无妨

此前,何乾梁曾为在广场跳舞的阿姨提供耳机,让她们戴着耳机跳舞,却引来一名“遛鸡”女市民的谩骂。这一幕被拍成视频放上网络,引发众多网友讨论。有网友称其有“炒作”嫌疑,但何乾梁否认,并表示这是他压在心底很久、想做的事,会坚持下去。

羊城晚报:网上有人说你炒作,包括刚才围观的市民也有这样说的,你怎么看?

何乾梁:真的只是因为我家里人也喜欢跳广场舞,我这才发起维护大妈跳舞休闲权利的公益行动,这不是炒作。如果硬说这是炒作,那么为了公益炒作也无妨。

羊城晚报:听到你的同伴叫你“消声客”,这个名字是谁取的?

何乾梁:我自己随便想的一个(笑),就是觉得要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,比如“犀利哥”什么的,比较好记。

羊城晚报:最早是什么时候想到要推广这种“无声广场舞”?

何乾梁:几个月前吧,看到一条新闻说中国大妈在美国跳广场舞,因为音响扰民的问题被美国警察抓了。那之后国内也有不少事,像泼粪啊什么的,都是说广场舞噪声扰民的,我就想到了“消声”。

羊城晚报:这次到天河公园一共给阿姨们派发了多少台收音机?花了多少钱?

何乾梁:打算买63台,因为英姐她们那支队伍总共有63个人。每个人一个收音机加一副耳机,大概50元钱/对,不过我现在只买了40对,还有20对打算以后买,现在已经花了2000多元了。

羊城晚报: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?

何乾梁:都是我自己挣的,我是学音乐的,在酒吧驻唱,有一些收入,不过还是要省一点。

羊城晚报:刚才阿姨们跳舞的时候你也看到了,戴着这些设备跳舞并不方便,围观的人还笑说是“哑巴舞”,你怎么看?

何乾梁:你没觉得无声广场舞很帅吗?至于其他笑的人,可能是不了解现在跳广场舞的人的难处吧,她们很怕突然不准她们跳了。这个确实能减少噪音,也便宜,多跳几次,习惯了就好了。

羊城晚报:以后还打算继续免费派发收音机和耳机吗?

何乾梁:说实话,作为一名学生,我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,但是这些天我发现很多阿姨有这样的需求,大家都在想着办法不影响别人,又能享受自己的权利。因此,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这场行动中来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